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海鸰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短篇小说《循环》一  

2005-11-17 23:11:0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环(一)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王海鸰

 

我们食堂的开饭时间是全年一贯制,早七点半,午十二点,晚五点,因而到了夏季,晚饭后的白昼就格外的长,长得叫人不知该拿它干点什么。我的四场大型话剧《周末》已经交上去了,于是心里就很轻松,这是从构思那天就期盼着的轻松,可惜与这轻松相伴而来的,还有惆怅,还有空虚,倒好象那作品是用来充填心室的一大块东西,拿出去了,心就空了,惟一的办法是赶快再找点什么东西填上。写新的东西?当然。沉重强似空虚。可我不甘心现在就写,不想在这时刻写,那不是晚饭后做的事。晚饭后的气氛适于悠闲。于是,我又想到了散步,“金乌西坠,玉兔东升”时的散步。

     我喜爱散步。在海岛部队医院时每天晚饭后都要沿着海边晃荡两个多小时,有时候同我们单位的小打字员一起,更多的是同自己。不想调来北京后这喜好却被剥夺了。北京是个太循规蹈矩的城市,似乎绝不允许暮蔼中的路旁或公园有一个独自散步的女性身影。小姑娘应当有女伴儿,大姑娘要有男伴儿,青年妇女则需傍着丈夫或牵着小孩儿。这些散步的伴儿我都没有。我三十岁了,未婚。却仍是想散步,试过几次后方知确实不行。常常是我正自得其乐地遛达着,一辆自行车会“吱”的一声在我身边停住,车上坐着个小伙儿。“交个朋友?”他说。“不。”我说。如此几次,心里不能不犯嘀咕:夜色朦胧的,眉眼都看不清,一个神经不正常,总不会个个都有病。再一次我就不说“不”,而说“我有丈夫并且有孩子”。对方笑笑:“那有什么关系?”----认准了我是时下重振雄风的——严格说是雌风——某种女性职业大军中的一员了!这不约而同的认定叫我感到十二分窝囊,一向认为自己长得很有几分书卷气。

     没承想,当春天来临,到底抵制不住春天的诱惑,一天晚饭后,我又去了公园。我住的地方离紫竹院公园很近,园内有湖水,有翠竹(而不是紫竹),还有充足的新鲜空气,门票却只要五分钱(后来是三毛钱,现在是两块钱),等于不要钱。傍晚,夕阳的七彩在湖面流溢,鲜艳热烈如印象派的画。捡一条面向湖水的长椅坐下,我半眯起眼,极力把湖想象成海。

    十六岁当兵到三十岁,我在海上生活了十四年,海是青春……“这里有人吗,请问?”我从梦中醒来,抬眼一看,面前立着个戴眼镜、着风衣、拎皮包的高个中年人,面容清癯文雅----是好人。于是只好说没人,我不能昧着良心。中年人坐下了,稍事沉默,开始说话,两个人坐在一起,一言不发也不自然。他选择的谈话题目是关于人性。“人的性欲如同食欲,好比肚子饿了就要吃……” 南方口音,做学问的人常有的口音,态度坦然平静诚恳,一如人们谈论电脑信息两伊战争社会主义。我却止不住的脸发烧,相形之下,倒显得是我心中有鬼。好不容易抓空说了声“再见”-----不说不行,对方是如此彬彬有礼;跳起来拼命快走----不能跑,没有跑的气氛,边走边偷偷回头看怕那人追上来,人家却根本不追。这一点也不是通常概念中的流氓,但只能更叫我心情沮丧。

     从此后,我便老老实实,规规矩矩,要散步吗?屋里散。五米来长的空地上反复练习“向后转走”。晚上,已经十二分的困了,却硬是撑着不睡,得等合住一个单元的邻居睡下了再睡。我神经衰弱,被吵醒一次这夜就再也别想睡着。厨房归邻居独用,单身汉只配吃食堂。我打三岁起上幼儿园就吃食堂,上小学住校又吃食堂,当兵后自然还是食堂,直吃到今日,深谙了食堂大师付们把罗卜白菜土豆统一成一个味儿的本领。

     ----当婚未婚的苦恼,这些还算是浅薄的,深刻的,我懒得说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